999文學 >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信息頁 >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七四六章 斗轉星移(三十三)

    天罰?

    聽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名詞,霍華特心中沒來由就是一緊。

    貝努克與其他兩名神使的用的是語言交流,因而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三人先前的話。

    霍華特算是現今還活著、為數不多的對神使有十足了解的“老人”。

    拋開“守墓人”這一身份,霍華特本人更是直接參與過破除神使陰謀的行動,因而知道這些家伙跟部分高官貴族一樣,做什么事之前,向來都喜歡先冠以一個聽上去很有威勢的名號。

    但“天罰”這種代號,即便在霍華特聽說過的代號中,都算是最嚴重的一級,再加上這次的執行者還是第三神使,是目前出現過的神使中位階最高者,絕對不容小覷。

    除此之外,讓霍華特萌生忐忑的另一個原因,還是哈涅斯與埃弗的表現。

    哈涅斯身為死靈魔法師,掌握魂體出竅的能力不足為奇,可埃弗的能力跟靈魂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又是怎么做到舍棄肉體保留意識的?

    而且看兩人之前歇斯底里的樣子,似乎貝努克背著他們做了什么,隱隱有種“背叛者”的味道,甚至有可能兩人現在的狀態,就是拜貝努克違背兩人意愿強行為之。

    然而在聽到“天罰”兩個字后,原本神情激憤的兩人,竟然一下子收了聲,漸漸沉默不語。

    霍華特離得較遠,不過還是能夠勉強看清兩人的模樣,刻意觀察了一番他們的表情,發現兩人竟是一臉頹然,漸漸萌生死意。

    身為懲罰隊隊長,霍華特已經見過太多相似的表情,往往都只會出現在被認罪的兇犯臉上,自知即將受到最殘酷、最冷血的刑罰,難逃一劫,身未死心先死,算是徹底認命了。

    霍華特對于所謂的“天罰”愈發感到不妙,能夠讓兩個心高氣傲的神使,瞬間喪失對于生的渴望,他隱隱有種預感,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很有可能會改變索奧睿斯乃至整個瑪蘭、整個巴布大陸的現今格局。

    如果埃弗與哈涅斯是個視死如歸的戰士,霍華特倒也不會這么擔心,偏偏兩人為了求生,不遠萬里逃到瑪蘭,足以可見他們對于生命的珍視,遠超尋常人可比。

    尤其是哈涅斯,生前便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死靈法師,為了茍活甚至不惜舍棄肉體與一些情感,甘愿把自己變成死靈生物,所有行動都透露出一種極強的求生欲。

    就是這樣一個人,現在竟然露出了甘愿赴死的表情。

    也就是說,“天罰”背后的意義與價值,在哈涅斯和埃弗心中,已經遠遠高出了他們的生命。

    霍華特當機立斷,瞬間推翻了原本駐守外圍警戒觀察的打算。

    貝努克下一步行動不明,所謀甚大,已經沒有余裕去擔心那個潛藏在暗處的魔法師和他的同伴了。

    然而還不等霍華特召集手下動手,天空之上卻已發生變故。

    “啊——”

    兩聲慘叫劃破天際,貝努克掌心之上的兩人,淡綠色的魂體,竟然在同一時間扭曲掙扎,就連顏色也越發淡薄。

    與此同時,詭異黯淡的天空竟然變得更加昏沉,霍華特精神力世界中,瘋狂的魔力正在由埃弗、哈涅斯身上向貝努克涌去,兩人就如同被安進榨汁機的水果,強行榨取身上最后一絲價值。

    這種抽絲剝繭般的痛苦,遠遠超過一切刑罰,可是兩人自始至終竟沒有表現出任何反抗的意圖,即便痛不欲生,也任由貝努克汲取兩人的力量。

    “打斷他!”

    霍華特大吼一聲,心中的不祥之感愈發強烈,再也等不下去,猛然從原地暴射而出,提起巨劍斬向空中。

    “不能讓他繼續下去!”

    另一邊的斯坦拉奇與尼爾霍德,也在心中瞬間做出了同樣的判斷。

    在這一刻,什么辰家族的規矩與龍族的尊嚴,都暫且放到一邊,一人一龍動身比霍華特更晚,卻更早抵達貝努克近前,帶著毀滅氣息的炎龍吐息與令人眼花繚亂的光影斬擊一左一右轟向對方。

    貝努克似是完全沒有覺察到危險臨近,竟仍閉著眼睛汲取力量。

    只是在炎龍吐息與劍氣即將抵達的剎那。

    天空之上,猛然睜開一雙橫亙千里的巨大銀眸!

    看到這雙眼睛的瞬間,對于危險的直覺,讓斯坦拉奇后背如同過電一般顫了一下,沒有任何猶豫,迅速向后倒掠。

    那只巨眼的厲害,斯坦拉奇之前便已經親身領教過,是貝努克覺醒結界的顯現。

    只不過之前出現的僅僅只有一只眼睛,現在卻是一雙!

    斯坦拉奇不清楚這種變故會帶來什么變化,但至少能夠肯定,絕對不會朝著自己樂于見到的方向發展。

    另一邊的尼爾霍德,正要追加第二發炎彈,心底卻也沒來由生出警兆,加上對面的斯坦拉奇竟二話不說扭頭就跑,尼爾霍德也不是只會橫沖直撞的蠢貨,當即便有些心涼,迅速扇動巨翼,直接在空中調轉方向回退。

    霍華特原本距離較遠,等那一人一龍后發先至,還準備補上一劍,結果愕然發現對方以及之后竟然掉頭就跑,加上天上那雙毫無生機、卻帶給人一種陰冷驚悚的銀眸,立馬在空中斬出一劍,借此做一個急停,落向下方最近一棵樹干,猛踏一步的同時,沖周圍緊隨而來的手下吼道:“快撤!”

    話音未落。

    炎龍吐息與斯坦拉奇的劍氣已然沒入貝努克身體,卻沒有產生任何沖擊,而后就像是穿過一張無形的薄膜,竟然透過貝努克,朝著霍華特這邊襲來!

    幾個沖在最前頭的守墓人,第一時間竟沒來得及躲閃,面對著來勢洶洶的襲擊直接一頭撞了上去,結果瞬間便被火焰與劍氣吞沒。

    “凱維斯!拉克維奇!”

    眼睜睜看著手下尸骨無存,霍華特目眥欲裂,卻仍保持著清明的理智,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

    “將攻擊轉移了方向?”尼爾霍德已經退回龍族前面,驚疑不定的說道。

    “不對……”另一邊,斯坦拉奇摩挲著下巴,眼中閃著異光,嘴唇翕動道:“攻擊應該確實命中了,只不過被他用某種方式輕描淡寫的化解掉,接著又在另一邊釋放了相似的魔法與劍氣!”

    哈涅斯與埃弗的慘叫聲越來越低,兩人的靈魂也變得近乎透明。

    隨之而來的,便是貝努克呈幾何倍增長的氣息,以及天空中緩緩睜開的銀眸。

    霍華特有種直覺,當那雙銀眸徹底睜開的時候,便是災難降臨的時刻。

    即便在場所有人聯手,都不會是貝努克的對手!

    這種感覺很荒謬,三位龍王帶隊的上百頭巨龍,能夠與納烏拉齊名、辰家族當代最出彩的三劍士,加上自己手下這些身經百戰的“守墓人”戰士,任何一方單獨作戰都是極為恐怖的戰力。

    更遑談現在三方處于統一戰線,聯合起來,即便是這位第三神使,也絕對沒有辦法抗衡。

    可是越如此想,霍華特心中便越沒有底氣,忐忑莫名。

    “不能猶豫了,全力以赴一起上!”

    霍華特暴喝一聲,即便心頭警鐘大響,依舊硬著頭皮沖出去。

    這一聲喊,既是讓手下做好拼死的準備,同時也是對龍族與辰家族一個提醒。

    現在不是雙方爭執僵持的時候,如果不盡快出手,很有可能大家都要遭難!

    斯坦拉奇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光彩,身為辰家族長子,成年之后,除了父親的命令外,幾乎再未聽從過任何人的調遣,卻沒想到來到巴布大陸不到一天功夫,竟然已經先后被好幾個人喝三吆四了!

    對于守墓人的名號,斯坦拉奇倒是有些耳聞,這些苦行僧一般的刑徒流民,甘愿自縛于那荒郊野嶺之外,奉獻一生守護整座大陸的安全。

    對于這種人,斯坦拉奇說不上有太多崇拜,但該有的敬意還是不會少的。

    只不過尊敬歸尊敬,想對他發號施令,最起碼實力水平要入自己的法眼,才有大聲吆喝的資本。

    可就斯坦拉奇的觀察來看,這位守墓人首領的實力確實不低,甚至距離至圣也不過一步之遙。

    可就是這一步,同樣相距天地之遙。

    因而斯坦拉奇即便已經聽出了霍華特的話外之音,第一反應仍是不予理會。

    不過余光無意間掃向另一邊時,斯坦拉奇卻瞳孔一縮。

    最前方三位龍王,竟然真的遵循了霍華特的號召,洶涌的魔力所刮起的風暴,明顯已經做好隨時進攻的準備。

    “哥,我們……”博賽拉欲言又止,臉上卻掛著幾分焦急之色。

    莫妮卡只是神情專注的盯著天上,暴戾粗獷的劍氣此刻卻全部內斂,只是那把漆黑大劍的劍尖處流轉的寒芒,無不宣示她已經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兩人的實力與自己大哥旗鼓相當,自然也已經敏銳察覺到了戰局似乎在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甚至于隱隱有種預感,如果任貝努克汲取下去,到了最后,就算是他們兄妹三人聯手,都未必能夠完成任務!

    心思翻轉間,斯坦拉奇不由又記起先前的無端預警,猶豫片刻,卻知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這時不得不放下所有成見與條框,只是簡短沖身邊兩人低聲道:“去。”

    博賽拉與莫妮卡早已做好準備,話音剛落,便有一道驚雷與黑芒沖天而起,相互交映直逼貝努克面門。

    守墓人魔法師已然準備就緒,在數十人的齊聲吟唱下,以貝努克漂浮之處為中心,方圓百米內的半空中一道青綠色的牢籠突兀出現,將貝努克上下左右四個方向全部圍住。

    這道看上去與尋常竹籬無異的結界,卻是守墓人創作的最強封印合擊魔法,由十五位大魔導師,以及三十位魔導師齊力完成,構筑完畢,能夠保證結界內的對手插翅難飛。

    這個結界的強度,之前驗證過無數次,效果卓絕,最危急一次便是面對近百名天級異人同時沖進淵域口,結果被“竹籬”結界關住,至死都沒能突破。

    而這個結界的最妙之處,更是在于封印效果僅僅只針對單向。

    也就是說,結界內的人無法突破,結界外卻能夠隨心所欲進行攻擊,而不必擔心破壞結界構造,或者因為結界而使攻擊效果大打折扣。

    霍華特自然熟知結界的效果,眼看哈涅斯與埃弗的魂體已經徹底沒了聲音,似乎距離貝努克完全吸收不過就在這幾秒之間,當下沒有絲毫停留,雙手緊握巨劍,黯淡的劍域瞬間激發,周圍立刻陷入一種遲緩淤塞的狀態,只有他一人不受影響,毫不猶豫將長劍落下。

    三道閃爍著熾烈光彩的光芒轉瞬即至,融合了寒徹刺骨的冰龍吐息、焚盡一切的炎龍灼炎以及擁有神圣效果的凈化之光的合擊魔法,劃過半空,穿透竹籬,毫不留情直逼貝努克面門。

    不僅如此。

    化為驚雷的博賽拉與渾身纏繞黑氣的莫妮卡,敏銳感受到霍華特劍域的影響,在不近不遠恰到好處的距離,凝聚全身劍氣,釋放最強一擊。

    兩人身后,不知何時追上來的斯坦拉奇,瞳孔呈現出一黑一白的異樣光彩,雙劍交錯于身前,雙臂如同切豆腐般輕描淡寫朝兩旁滑落,閃爍著詭異黑光的十字劍氣激射而出。

    數十里外的一座山頭之上,一胖一瘦兩道身影并肩而立。

    近二十道功能全面的防御結界中,坦坦圖奇高舉附著了魔導技術的望遠鏡,嘖嘖稱奇道:“這場面……恐怕算得上老子這輩子看過的最精彩戰斗了。守墓人、辰家族加上龍族,就算那個貝努克再妖孽,也翻騰不起來了。”

    自言自語了半天,坦坦圖奇突然覺察到不對勁,扭頭看向旁邊,之前便恢復意識的獸耳少女臉色蒼白,瞳孔中卻閃爍著不安的光芒。

    “不對……不對!這是陰謀!”

    少女突然抱住腦袋,歇斯底里的大吼:“快走——讓他們快走!”

    坦坦圖奇只感覺心臟“咯噔”一聲,整個頭皮都像是要炸開一樣。

    下一瞬間。

    本就昏暗的世界,像是被關掉了最后一盞燈,徹底變得漆黑不見五指。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今天湖北省快三开奖号码